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touren的博客

心情好,一切都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容坦荡,无私无畏 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旅行归来  

2010-06-23 13:58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旅行归来

默认分类 2007-05-11 23:04:38 阅读191 评论11 字号:

   昨晚7点许,随着k372次进站,这次旅行结束了。  

  4月21日,我返回故乡为母亲做寿。25日,做完寿后,我来到表弟的饭店。表弟的饭店位于县城边的高速路出口附近。26日下午3点多,我搭乘顺车奔赴洛阳。1998年4月间,我曾走马观花式的来过一次洛阳,这次要详细的游览一下这座九朝古都。长途大客车穿越陕州大道,向东疾驶,5点半左右,我在洛阳西下车,钻过隔离网,站在大街旁,一辆摩托车悄然而止,搞好3元价钱,车手递给我一个头盔,径直把我送到电车站。天摸黑时,来到王城大道,折身返回,在涧东路一家宾馆登记了房间。安顿停当,逛街。每到一地,迈开双脚,穿越大街小巷,很少坐车,我觉得这样才有意思,才能较深入的了解风土人情。好客的洛阳人,给我当了义务的向导。9点多,返回宾馆。

  第二天一早,吃了一碗老豆腐、两根麻叶后,继续逛街。沿着王城大道一直南行,高大的梧桐树为这座古老的城市增添了无限的风情与活力。20分钟许,我站在了王城大桥的中央,俯瞰清澈的洛水,我在思忖,是什么景致拨动了曹子建的情弦,抒写了千古不朽的诗篇?《洛神赋》仅仅是曹植献给洛河的一朵玫瑰吗?联想起昨晚在宾馆乘电梯时,看到数个亭亭玉立、美若天仙的洛阳女,我想,这才是全部的答案。

    看到了梦寐以求的洛水,扫视了洛河两岸的高层建筑,乜斜了灰蒙蒙的天空,我决定告别这座城市。

    来到了洛阳火车站,往哪去呢?尽管昨晚已有所考虑,但还是有点踌躇。到北京去?本是首选,可是遭遇尴尬如何面对?罢!返回太原?那并非温馨的港湾!走,游江南。于是,我给表弟挂了个电话,买了去杭州的车票。

     下午4点多,乘车出发,经过一夜的颠簸,平明时分,列车驶进芜湖大桥,我额头抵住窗户,极力俯瞰长江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长江。江面并不很宽,江水清澈,江面上行驶着一艘船。大约五分钟的样子,列车就驶过了大桥。

   第一次领略江南风情,我忘记了时间的难捱,不经意间就到了杭州。

   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天堂不知在何处,杭州美景在眼前。列车驶进杭州城郊,我就睁大眼睛想好好看看这座城市。列车驶进了杭州站,我随着人流走进了杭州城。热情的旅行社人员围着你团团转,我径直奔向安信大酒店,一男一女立即尾随进来,弄的我只好交了50元押金,第二天随他们游览杭州的景点。

    安顿停当,在安信大酒店附近的一家饭店吃了午饭,我开始了在杭州的漫游。

    在火车站周围转了几遭,终于乘上151次电车,绕来绕去,我到百大商场下了车。

    我来杭州的主要目的是看西湖。在延安路的一家小吃店品尝了具有当地风味的什么霉菜馅饼之后,在有名的百大商场里遛了一圈,兴味索然,“走,看西湖”。在路人的指点下,我走向西湖,这时也有心情认真的欣赏杭州。杭州给我的最大印象:一尘不染,整个城市像刚刚沐浴过的纯情女子一样,无限亮丽,无限妩媚。细软的吴越方言,恰好与美丽的城市匹配。我设想,如果满城震撼着我这大嗓门,那才焚琴煮鹤。当然,吴越软语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也会让人顿生怜悯。边浏览边走动,不觉得竟到了西湖边。这天,恰逢杭州市的动漫节,拥挤的市民引颈垫足,许多男女索性站在了街边木制的花坛上,花卉一片狼籍,轻声呻吟……在湖滨路足足呆了半个小时,终于来到西湖边。

    这就是我心仪很久的西湖吗?这就是产生过《白蛇传》那样凄美故事的西湖吗?我热切的目光被绿中泛着浑浊的湖水折射回来了,我感到无比的扫兴。1969年春节后不久,我到老县城的本家去,途经三门峡水库,从三湾到对面的陕州城,宽阔的湖面一片湛蓝,水里倒影着蓝天和白云,你分不清,天在水里,还是水在天上;小鱼儿小心翼翼的游到水边,一摆尾又急匆匆的游向水深处;我在湖边走着,荡漾的湖水不时的浸润着我的鞋底,湖面吹来微微带点寒意的风,心里像洗过一样清新,惬意极了。这是留在我心底一片恒定的美景,也是我欣赏任何水景的参照物。若不是远处蜿蜒如黛的群峰几分朦朦胧胧的景色,我会立马逃离西湖。沿着湖边闲走了十几分钟,我告别了西湖。

     在湖滨路公交车站,一群男女老幼打冲锋似往车里拥挤的壮观景象又一次撞进眼帘,“唉,工交车太少了!”做为一个外地人,我只能如斯叹息。

    我决定离开杭州,退掉了预定三天的房间,废弃了游历西湖景点的预定金,冒雨登上去上海的特快列车。

     一到上海火车站广场,我立即感到自己成了一只蚂蚁,那四周高大的建筑,我只能仰视……心底本能的涌起一种反抗,“鸟!我老家的麦根比你高多了。站在黄土高原,这些高大建筑不过类似小孩摆的积木。”激愤归激愤,我还是对这个现代化大都市充满好奇。三天里,我冒雨逛外滩,游浦东,特意钻进陆家嘴证券交易大厦,观看了中铝的上市仪式。三天里,我穿街走巷,南京路,淮海路,西藏路,四川路,人民路等等还有记不住名字的里弄都闪现过我这个外地人的身影。走哇走,实在腿都抬不动了,只好打出租车返回住地。

    到沪的第二天,高大建筑物的玻璃幕墙上挂着温暖的笑脸,阳光沐浴着整个大上海。我再次走进南京东路,晨练的人们载歌载舞,享受着和平温馨的幸福生活,我的心情也像天空一样变的晴朗。这样,就连遭到精明上海人的算计,也变为感激,哈哈!第二天,我重游外滩,一位摄影师说好为我拍一张照,可是他“喀嚓喀嚓”为我连照了四张,我不禁大为光火。片刻拿到照片,看到自己在外滩不同角度的留影,心里充满了愉悦。这是我这次旅行唯一的拍照,所以,我要感谢那位精明的上海人。我是很怪的人,有时候花钱似流水,有时候一分钱能攥出水来,那就看你如何撬动我花钱的欲望。

    在上海有两大印象:一是上海话的难懂与上海人的好客;二是上海夜总会的水平真高。关于这方面的内容,以后会散见于聊天和别的文字。不过,我逛外滩时,闪现了一个念头,黄浦江该叫黑浦江了。呵呵!

  5月2日回到太原,这次旅行结束了。细细回味一下,还是刚回故乡时,游故乡的担水沟最难忘。

   担水沟是故乡春旱时的吃水处,小时侯,我经常到沟里抬水。有一次,我和姐姐抬一桶水,眼看就到平地了,绳断了水桶滚地,姐姐气得直哭。回到故乡的第二天,我踩过旧村落的废墟,30年后再次下到担水沟。其间经过了原来的小学校,现在已是一片废墟加几个破窑洞,顿生无限的感慨。下到泉水旁,可是费了老鼻子劲,中途我几欲返回,只是对生命泉水的强烈思念,使我在崎岖的小道上,曲腿降臀,手扶崖根,冒了一身冷汗,终于用手捧起了几口清凉的泉水。返程,再也没有气力了,只好绕行到西北方向的董庄村。曾经很热闹的董庄村现在也没几户人家了,绝大多数都搬到平地的我的故乡那个村子了。当我终于上到原上时,一个面熟的陌生人,看到东张西望的我,问“哪里的?”我语气更冲的说:“老反头的!”他端详了一会,“你是纪柏兄弟吧?”“恩。”可是,我始终想不起他的名字。

    在故乡的日子里,我在田间地头里走动,在沟壑边逗留,绿油油的麦苗,花香浓郁的果园,真感到无比的惬意;看到那满沟壑的茂密柴草,直羡慕的流口水,我小时侯拾柴火,沟里基本光秃秃的,而现在一人多高的枣刺,成片成片的暴榆树,要放在那时多好呀!溜着溜着,忽然,飞起一只野鸡,窜起一只野兔,真让人惊奇极了……我思忖,退休了,还是回故乡吧!

 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养育自己生命的水与土当然最美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